今年外资开放将大力度推进

发布时间:2018-04-17  字体:【 】  【 关闭

      
        在桑百川看来,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是和我国制造业的发展现状以及国际环境都高度一致、高度相关的,也体现出我们做强实体经济、推动制造业升级的倾向。他表示,经过长时期的工业化进程,我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制造业体系,制造业的产业配套能力也已经比较齐全,在国际上已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当今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面临着新的问题和挑战,同时也存在着新的工业化革命过程中发展的机遇,在这种条件下,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业企业谋求利用全球资源,包括和外资进行有效的合作,来夯实制造业的基础,推动全球竞争力的提升。“欢迎开放,我们也不怕开放。改革开放以来,我们一直在和国外企业竞争。中国实际上已经相当开放。”全国政协委员、哈电集团董事长斯泽夫6日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谈及他对开放的感受。
        全国人大代表、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清和说,改革开放40年来,中车株洲电力机车有限公司从一个世界机车车辆行业电气化的“学生”,一步步成长为中国电力机车之都、世界一流轨道交通装备企业、中国轨道交通装备走出去的“金名片”。这期间,公司先后完成了电力机车技术从引进、消化、吸收到再创新的跨越,实现了从“引进来”到“走出去”的转型,带动城市地铁车辆、磁浮交通等产业发展,构建了世界最为完整的轨道交通装备产、学、研、用工业体系。值得关注的是,政府工作报告中对金融业等服务业开放做了重点部署。近年来,我国服务业吸收外资的增速已经超过制造业,我国外资产业机构持续优化,服务业利用外资已经占到利用外资总量的七成以上。
        梁国勇表示,最近几年中国利用外资出现了服务业增长、制造业下降的情况。因此,全面放开一般制造业有助于提高工业领域乃至整体利用外资的水平。而金融业开放的安排,则显示了中国加大金融市场开放的决心。展望未来,随着开放的推进,中国现行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规定限制和禁止准入的行业总数有望进一步减少。   
         “在我看来,全面放开也不意味着一下子没有任何限制了,会是分层次的、循序渐进的过程。”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东艳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总体而言,我国制造业已经比较开放的,下一步开放的重点还是在服务业。这也是我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需要的一个转型和调整的过程。上海等自贸区已经在金融开放方面率先做了一些探索,在现阶段,我们推出关于开放的新举措,打个比方就是“我们原来在河里游泳,现在在大海里游泳”,可能风险增加了,但也会增强我们综合应对世界经济挑战的能力。
         “如果说我国过去的开放更多是‘要我开放’,那么现在则是‘我要开放’,是积极适应国内外环境的更加主动的调整。一方面,进一步扩大开放是我们内部发展和结构转型的需要。另一方面,中国这些年的高速发展也释放出很多机会,很多国家也希望能够分享中国的发展红利,希望在中国经济发展过程中寻找机会。总体而言,新开放举措的推出,不仅有利于我国国内的高质量发展,也向世界释放了中国开放的红利。利用红利与释放红利之间形成了良性互动。”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下一步预计我国很多产业都将迈开开放的步子,外商投资负面清单会越来越短,同时负面清单的覆盖范围也会越来越大。